26 March 2010

时间:3月23日 下午1点半至6点。 地点:万柳派顿酒店 八层会议室(北京市万柳中路11号)。 内容:CTO俱乐部的“云计算实践”第一次主题活动。

主讲: 方国伟--微软云计算解决方案和实践展示。 刘黎明--基于开源产品的云计算实践。 游峰--一个基于云计算技术的下一代数据中心实践。

参会:很多软件公司的CTO。 费用:俱乐部会员100元/位(场地及晚餐),非会员200元/位。

2010-03-23 中午11点半在望京移动食堂吃完中饭。坐966至夏家园换乘10号线到巴沟。

12:40 找到活动地点的时候还不到一点钟,打个电话给GF,她正吃饭呢,不好打扰。只能折回刚才途径的一家KaiFengCai馆,要了一包小薯条和一个甜筒(9.5RMB)。挑了个靠窗的位子,本想看看窗外的风景和MM,怎奈巴沟这地方有够偏僻,行人很少,再赶上最近的沙尘天气,着实没什么景致可言。

13:40 到达会场,缴纳200RMB,进入会场,等待……

14:15 研讨会开始,主持介绍了若干远道而来的朋友,其中有大富翁游戏的作者之一,呵呵,勾起在场观众一段儿时记忆。台北的一位嘉宾讲述了一下他的工作,从事医疗行业核子共振,展望一下当云计算技术用于医疗行业时,病人将可以每天在家用手机照舌头,然后将照片传回医院的数据中心,医生就可以通过电脑,PDA或者其他的屏幕设备连接云端获取每位病人的最新动态。

14:30 开始第一部分,微软的方先生讲了云计算的基本概念和微软正在基于它做的一些工作。(摘出关键字若干:动态云;微软数据中心,多核处理器、自然用户界面、屏幕无处不在、云计算;传统数据中心、虚拟化数据中心、私有云、公有云;云--PC、TV、Mobile;服务器集群放在集装箱里;为了环保,选择比较冷的地方做数据中心,以减少制冷费用)。

第二部分,略。

第三部分,一位写文件系统多年刚转为营销的先生,讲述了分布式系统的一些实现方式。其中有一点,我觉得很有意思,他分析说现在IDC提供商机房里的服务器,大量的资源是在闲置的。可以细分一下资源,CPU、内存、硬盘、网卡-带宽。 1.网游服务器耗CPU的,这个我深有体会,原来大学的时候,在自己的破电脑上搭建过决战私服,想把这个网络游戏弄成单击版(自己电脑做服务器,再开个客户端来玩,god,奇怪的想法),可是开了服务器之后,机器慢到一个不行,一看资源,CPU居高不下60-80%。 2.下载的站点是占用大量带宽和硬盘的。 3.视频站点是占用内存、带宽和硬盘的。 4.Google这种是啥都要占的,呵呵。 然后如何使每台服务器的各个资源都占用的满满当当,发挥其服务器应有的性能呢?虚拟化、集群、分布式文件系统,将一台机器虚拟化成多台,将几台机器联系起来合理分配资源,将机房的机器的资源整合起来管理,就如同所有机器的CPU、内存、硬盘、网卡带宽都放在一起,统一管理分配。还可以分时段,例如晚上服务器CPU负载较小的时候用于给企业出财报等计算密集的事务。

6:00 自助晚餐,简单吃了点,也就吃了8个鸡翅、半碗蛋炒饭、一点甜点、一点凉菜和一杯橙汁,吃自助吃的这么斯文,还是第一次。害的我半夜肚子饿的难受,梦境之中忽而听到“山下一群鹅;嘘声赶落河;下河捉鹅医肚饿;吃完回家玩老婆。”

后记,本次参会,有点苦恼的地方是,交了200会费,却没有拿到发票,等到隔天终于收到寄来的发票,真是激动万分。试想,如果不是公司报销,这样的学术研讨会岂是我等小辈负担的起的。当然,场地、人工还有晚餐都是要钱的,CSDN也没有赚钱。如果不是免费的晚餐,我想我会考虑上Google获取等量的知识,相信她上面的云计算知识应该丰富到足够让我从入门到实践了。

说道Google,我也不晓得要说什么。有些恨文化部门的闭关锁国,又有些烦Google太特立独行了,就不能迁就一点。就我个人而言,还是十分依赖Google的,本来试图混合使用有道、搜狗、百度、微软的必应,但搜索结果确实有些挠头。Google由内地转往香港,除了域名的更改以外,网络还是有点延时的,更郁闷的是在移动的内部网络访问的时候慢到一个不行,有时居然还被阻断了,无奈开发的时候切到内网,遇到问题切到ADSL,真是不厌其烦。爱也Google,恨也Google。